她幼年厄运不断被父性侵 长大后作品却遍布世界

2017-10-29 18:33:33      浏览    作者:admin

原标题:出生时被视为厄运,幼年被父性侵,她自学作画,却让作品遍布世界

  凭借着天生的美貌,16岁登上时尚杂志封面↓↓

  《生活》杂志

  《Vogue》杂志

  因为天赐的艺术禀赋,无师自通,却成为20世纪知名女权艺术家。

  她就是妮基·桑法勒,一个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奇女子。

  如今,她的艺术风格影响犹存。在最近的Dior秀场上,模特裙子的灵感来源正是她的作品↓↓

  然而不为人知的是,在光环背后,这位艺术女神却有一段左右她一生的痛苦童年。

  1930年,妮基·桑法勒出生于法国巴黎。

  妮基出生时,正值经济大萧条,父亲的银行破产了,全家不得不从巴黎搬到美国生活。

  母亲认为,妮基的降临给家庭带来了厄运。在后来的自传中,妮基写道,“怀孕的母亲得知丈夫濒临破产,她哭啊哭啊……后来,她说,这都是我的错,是我,带来了灾祸。”

  情绪暴躁的母亲,经常打骂妮基和弟弟妹妹。更加不幸的是,妮基的父亲无异于恶魔,11岁起,妮基开始遭受父亲的性侵……

  地狱般的家庭,让妮基形成了敏感抑郁的性格,一直生活在痛苦之中。而弟弟妹妹的命运更加悲惨,成年之后他们相继自杀,妮基成了唯一幸存的孩子。

  也许是为了永远逃离可怕的原生家庭,妮基早早结了婚。18岁时,她嫁给了美国作家哈利·马修↓↓

  婚后,他们的孩子很快出生,妮基成了一个年轻的妈妈,开始了相夫教子的生活。

  尽管婚姻生活平静而安逸,但妮基发现,这不是她想要的。“男人每天早上8:30吃了早饭离开家就自由了。他们过着两种生活,家庭的,和家庭以外的。” 

  一成不变的生活让妮基喘不过气,童年的阴影也不断袭来。终于,她在平静之中崩溃了。

  妮基开始严重地失眠,精神紧张时,脉搏甚至能达到160次/分。她不得不开始电击治疗,而病情仍然时好时坏。

  一次,医生给了她一个新的建议:不如画画吧。于是,妮基试着拿起画笔,开始在画布上表达自我。

  虽然从未接受过专业的训练,妮基却在画画上表现出过人的天赋。因为不受制于任何风格派别,她的作品不拘一格。

  1956年,妮基在瑞士举办了第一次画展,她的画作开始得到艺术界人士的关注。

  绘画上的成功让妮基倍感欣喜,但很快她又一次面临了来自家庭的压力。那时,妮基刚生下第二个孩子,本就精神敏感的她无时无刻不感觉到压抑与绝望。

  妮基创作了一幅名叫“一个女人”的自画像作品↓↓这幅画由陶瓷碎片、玻璃碎片、咖啡豆拼贴而成,仿佛象征着她支离破碎的生活与内心。

  做一个母亲还是一个画家?“我也想要家庭以外的生活。我很早就知道,权力只属于男人,但我也要。”  

  最终,妮基与丈夫分道扬镳,而她的艺术之路也走向了一个极端:枪击绘画。

  “枪击绘画”是妮基发明的一种新的艺术形式,她将颜料袋吊在画布上,举起来福枪,将颜料袋击穿。

  随着一声声枪响,颜料在画布上四溅而出,形成色彩斑斓、独一无二的画作,“我想让画流血”。

  而妮基心中的苦闷似乎也随着枪响烟消云散,她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发泄的快感。

  妮基把画布喻为带有宗教意义的圣坛,而射击则代表着挑战权威。通过这个近乎暴力的艺术创作,她把童年的阴影、家庭生活的束缚、传统观念下的女性角色……一一击碎。

  “枪击的感觉无比美好……不仅兴奋,性感,而且充满悲剧的意味——我们见证了生与死的同时存在。” 

  妮基的“枪击绘画”取得了巨大成功,甚至当时一些好莱坞的明星也被吸引。“枪击绘画”成了一件时髦的事,所有人都在她的画布前端起枪。

  然而三年之后,妮基却停止了射击。“为什么要放弃枪击绘画?……我需要新的创作方式,新的,或者干脆什么也不做。”

  也许可以理解为,妮基通过这样极端的方式,治愈了自己,因为她接下来的作品都异常明媚。

  受到某个朋友怀孕的启发,妮基创作了著名的“娜娜”系列作品。

  “娜娜”(Nana)在法语里,是女子的俗称。妮基的娜娜们没有脸庞,没有苗条的身材,她们奔跑着、跳跃着,仿佛有着用不完的能量,和无尽的欢乐。

  妮基将它们看作女英雄,“世界上的女英雄不够,需要更多,所以我就开始梦想自己做一个女英雄。”

  后来,“娜娜”作品成为80年代女权运动的象征之一。

  妮基的作品也逐渐被公众所接受,它们作为公共艺术作品,开始出现在很多城市的街头。

  纽约市公园大道上的三座“娜娜”雕像

  而妮基最出名的一件公共艺术作品,位于法国巴黎。

  在蓬皮杜艺术中心的喷泉中,有一组别致的雕像↓↓这组雕像是受到法国前总统密特朗邀请,由妮基和她的第二任丈夫让·丁格利一起设计的。

  让·丁格利是一位瑞士艺术家,妮基的艺术之路也与他密不可分。

  1966年,妮基与丁格利及其他艺术家,共同创作了巨型雕塑《她——一座大教堂》↓↓

  这件长28米,宽9米,高6米的艺术作品,里面包括一个画廊、一个电影院和一个小型酒吧,观众可以进入“她”的体内。

  这件作品一经面世便收获巨大反响,也让妮基收获了更多的名气。

  而她与丁格利虽然在感情上分分合合,直到1971年才正式结婚,但在艺术创作上的联络从未间断,两人也愈发有共鸣。

  但很可惜,妮基没能与这位知音携手到最后。

  1991年,丁格利撒手人寰,妮基不得不又一次孤独地面对这个世界。

  在最后的岁月里,妮基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建造属于她自己的“塔罗花园”↓↓

  这座花园坐落于意大利西部,灵感来自塔罗牌,是妮基为自己修建的童话梦幻世界。

  繁复的颜色,充满幻想的造型,这些作品中藏着妮基对于生命和世界的领悟:

  魔术师与女祭司↓↓

  魔术师象征敏捷的思考,而女祭司代表女性直觉的力量。

  皇后↓↓

  这个皇后的肚子里还装有卧室、客厅和厨房,包容一切。

  皇帝↓↓

  皇帝象征着充满男性力量的权力。

  战车↓↓

  妮基独辟蹊径,将塔罗牌上原本坐在马车上的男性形象换成了女性。

  死亡↓↓

  在妮基看来,死亡既是结束,也是全新的开始。

  带母亲参观塔罗公园,是妮基未能完成的心愿:

  “妈妈,每个女人都会成为你,我不要。我拒绝你的价值体系,我要创造自己的。我要当个女英雄。我不会像你一样……真希望你还在。让我牵着你的手,带你去看看塔罗公园。那样你还会讨厌我么?”

  妮基成了自己心中的女英雄,却无法得到母亲的爱,这也许是她永远的遗憾……

  2002年,妮基·桑法勒与世长辞,享年72岁。


0
COPYRIGHT © 2009-2019,WWW.ZZDS.WANG,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© 郑州董氏
sitemap feed
企业建站
企业建站罗德岛人力资源部